车手车队
大漠逍遥子梁伯 用环塔磨砺儿子 在环塔修炼自我
来源:环塔拉力赛2019-03-12
今年64岁的梁钰祥,是2018环塔拉力赛年龄最大的车手,圈里人都叫他“梁伯”。今年是他第7次参加环塔拉力赛。从最初因为锻炼儿子而参加环塔拉力赛,到如今为把参加环塔当成一种习惯和自我学习和成长的方式,刚好整整十年。
 
十年间,梁伯的成绩大多数的时候都在10名左右,他神似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的逍遥子,逍遥自在,武功高强,样样精通。如今的梁伯把已经上市的公司完全交给经历了环塔拉力赛和达喀尔拉力赛的儿子梁熹去打理,而自己则全身心投入到健身和赛车中去。多年来,他都在准备着一件事——去参加一次达喀尔拉力赛。
(图片来源于官方摄影记者 宋永川)
 
为了梦想,梁伯准备了8年,如今是他身体、技术、心态最成熟的时期。“在环塔的比赛中,如果你一直保持高速,那么就意味着,不久后无法预计的危险即将来临。其实无论做人、还是做企业,都是如此。放眼中国,很多企业成长速度很快,但是其中大部分,都遇到了这样那样无法解决的困难。无论是赛车、人还是企业,都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节奏,感觉太快了,一定要让自己慢一下。”梁伯有着四川人天生的幽默感,但是遇到严肃的话题,他简单话语中总是凝聚着人生哲理。他在比赛中感悟出的“道”,是居安思危这样的成语,完全无法含括的。
      
他用足球教育儿子
 “玩越野是有毒的,千万别沾着它。”梁伯总是喜欢这样笑着对周围的人说。不过,自从2008年第一次参加环塔拉力赛开始,他就乐在其中。
梁伯喜欢运动,也喜欢车,曾驾车穿越欧亚大陆(成都-罗马),环游过宝岛台湾,横穿过美利坚。其实,梁伯最初玩越野参加环塔拉力赛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儿子。“儿子大学毕业几年,很多时候还不够成熟,我就觉得需要让他专注地投入一件事情,并且感受各种困难的磨砺,这样才能让他真正静下心来。当时听说有环塔拉力赛,儿子也很感兴趣,我就决定参加这项赛事。”
(图片来源于官方摄影记者 宋飞)
梁伯的儿子梁熹1981年出生,从小就是一个调皮的孩子,在教育孩子方面,他有着一种非常规的思路,但是正是这种思路,造就了在2017年36岁的上市公司董事长梁熹。
“小时候,他在家里他总是跳来蹦去,总是闲不住。我就和他妈妈商量,让他去参与一项体育锻炼,来消耗他旺盛的精力。”梁伯笑着说,最终他为儿子选择了足球,“我们做企业的,知道团队协作和分享的重要性。足球就是这样一项运动,它不仅能强健体魄,磨练意志,还能培养孩子的团队意识,明白分享的意义。”
十几年的足球专业训练,陪伴梁熹长大,但是在面临走专业足球道路,还是上大学的选择时,梁伯又坚定地把孩子拉回了校园。“当时的足球大环境并不好,一方面担心孩子学坏,另一方面,儿子的身体素质也不出色,很难在职业足球领域有所建树,足球教会了他一些更为重要的东西。但是,立足社会,文化学习是必不可少的。”在教育方面,梁伯思路清晰,做决定时也非常坚决。
有足球这一特长,梁熹在高中毕业后,顺利地进入川大学习。大学毕业后,梁伯并没有急于让梁熹进入自己的企业,而是由他到北京去打拼。两年的北漂生活,让梁熹感受了各种不如意。在艰难和苦涩创业失败后,梁熹回到了家里的企业,从最基层做起。2008年,梁熹27岁了,梁伯决定让孩子接受更残酷地磨砺。他认为,相比社会,环塔拉力赛的磨砺对年轻人更有帮助。
他用赛车锻炼儿子
2008年梁伯作为车手,儿子梁熹作为领航员,这对父子搭档,登上了赛场。一路上,忍受酷暑的煎熬,在烈日下挖沙,连续疲劳作战,风餐露宿,这些经历不仅让父子之间的感情加深,也让梁熹对父亲有了更多的崇拜。
(图片来源于官方摄影记者 王励华)
完成2008环塔拉力赛所有比赛地那天,是2008年5月12日,这是一个由大喜瞬间转为大悲的日子。那一天,父子俩不停地打电话,但是电话那边总是打不通......
人的一生中,在经历了亲人和朋友的离开之后,往往会大彻大悟。
接下来几年,梁伯无暇兼顾赛车运动,一头扎进事业中。三年的时间,他都没有参加环塔拉力赛。
2011年,成都车手周远德组建成都农商银行车队征战达喀尔拉力赛,并克服了种种困难,最终获得那一年达喀尔拉力赛的22名的好成绩。周远德回国后,他在达喀尔拉力赛的传奇经历,吸引了梁伯。越野的火苗再次在心中点燃,他从此在心中埋下了一个完赛达喀尔拉力赛的梦想。
为了锻炼儿子,梁伯在和儿子梁熹做了深度沟通后,决定让儿子参加2012年达喀尔拉力赛,他作为车队工作人员,全程陪护。有过之前环塔的磨砺,再加上2011年东川拉力赛的磨合,30岁的梁熹和经验丰富的老将黄凤革搭档开赴达喀尔拉力赛。历经各种困难,梁熹顺利完赛。
2012的夏天,58岁的梁伯重新开启了自己的环塔之旅。2015年,花甲之年的他把企业完全交给儿子打理。2017年,四川华体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上市,三位大股东是梁伯夫妇和儿子。
(图片来源于官方摄影记者 王励华)
“前30年我养儿子,后30年该儿子养我了。”梁伯笑得很开心,儿子的优秀,让他可以完全放心地去玩赛车了,“年龄相差20多岁,思想和成长经历完全不同,时代在变化。每个人都无法避免在人生的道路中出错,但重要的是,知道底线在哪里,面对错误,如何纠错。这些,我都不担心,放开手让儿子去做。”64岁的梁伯,总能舍得很多人舍不了的东西,他也得到了很多人得不到的成功与快乐。
他的企业帮助社会进步
梁伯的企业做得很大,不在于规模,而是对社会进步的帮助。“人这一生要做一些对社会进步有益的事情,做企业要有社会责任感。人生需要有目标,人生的每一个阶段,也需要有个目标,这样你的生活才会充满活力。”梁伯充满自豪地对记者说,“我们的路灯,要实现功能与景观、技术与艺术的高度统一,在智能化、环保化方面,也在不断追求,做到国际领先水平。”
和教育儿子一样,梁伯管理企业也融入了体育元素。他成立了工会,建造了健身房和球场,每年都会定期组织各种公司内部的赛事。工会还通过内部赛事,选拔、组建了企业足球队、篮球队、跑团,经常参加各种比赛。“团队运动能让大家明白团结协作的重要意义,员工参与其中不仅能保证一个好的身体,还能让大家更有凝聚力,这是我们企业发展的魂。有这样的魂,我们的企业就能保持凝聚力和创造力。”梁伯不仅用体育运动教育儿子,还用体育运动管理公司。
北京长安街是北京的一条东西轴线,被称为“神州第一街”,东西沿线全长50多公里。据了解,2016年开始,为进一步提升北京的城市形象,展现大国风范,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开始对长安街及其延长线全长55公里道路景观进行改造提升和亮化。


凭借其雄厚的设计和研发实力,梁伯的四川华体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2016年参与到北京长安街天安门广场两侧的步道灯改造中。在这项工程中,华体照明得到了业主方高度认同。2017年1月和8月,华体照明进一步承接了长安街沿线建国门到复兴门段和通州段,以及中南海红墙外步道灯的改造升级工作。除了这段品牌工程,梁伯制造的路灯,照亮了国内很多城市的夜晚。
2017年6月,梁伯的四川华体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功上市。企业规模不大,但社会贡献不小,缴纳较高税收的同时,带动了大量就业。作为中国户外道路照明领域第一家在主板上市的企业,研发的智慧路灯等产品人性化、功能性强,技术引领了节能、环保、绿色理念,实现了多种功能集成,与智慧城市建设高度契合,是推进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载体。

 
(图片来源于官方摄影记者 宋飞)
作为四川华体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37岁梁熹如今还是成都市人大代表。“学无止境,他还很年轻,还有很多成长空间,他应该有个更高的目标。”梁伯笑着说。
       
他要攀登赛车界的珠穆朗玛
自己玩得开心,企业茁壮成长,儿子越发成熟,这是“放手”之后,梁伯收获的三大喜。几年来,梁伯在各种拉力赛中乐得逍遥自在,环塔拉力赛是他每年的“必修课程”,从2012年到2018年。除了去年公司上市关键时期,无法参赛,其他6届环塔拉力赛他都参加了。渐渐地,他已习惯了“职业车手”的生活。
“参加环塔是一个目标,这样我就能每天督促自己去锻炼身体,没有好的身体是无法完成环塔拉力赛的。”梁伯三年前这样对记者说,“在环塔拉力赛的过程中,你会遇到很多艰难的挑战,不仅是对意志品质的磨练,也是对心性的磨砺。”坚持健身,让梁伯在2016年,一不小心成为红遍中国的励志健身网红,“梁钰祥”这个名字,成为了百度热搜。“我们这代人根本没有认真的年轻,那我们只能选择认真的老去。”梁伯用自己的方式,重铸青春。
(图片来源于官方摄影记者 梁振文)
梁伯有很深的环塔情节,不仅仅是儿子在环塔的磨砺中成长,他自己也在环塔中不断地提升自我。
 “学会了放下”,这是梁伯这些年参加环塔最大的收获。“最初参加环塔,当你处在雄伟的天山面前、一望无垠的沙漠之中,你会觉得自己的渺小,心胸也会更加开阔,不会再拘泥于一些金钱、权利或者其他形式的束缚,慢慢地很多之前放不下的事情,你都能放下了。”通过参加环塔拉力赛,梁伯实现了从“舍不得”到“放得下”的思想升华,从事必亲躬的勤奋,到精神层面的引领,无论是在企业管理,还是与家人相处,他都很从容。
 “达喀尔是越野赛车界的珠穆朗玛,这是我今生的目标,也是我明年的目标。”梁伯笑呵呵地对记者说,此时距离2019达喀尔拉力赛还有半年多的时间,这些年他参加的各类汽车越野拉力赛,已经有数十场。  
梁伯参加汽车越野拉力赛有自己的策略,他并不追求速度,只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跑:“我只做自己能控制的事,不会去冒险,我尽可能不停车,不修车,这样节省出的时间,也能让成绩更好一些。”
“他的心态十分好,这对于完赛达喀尔拉力赛是十分重要的条件。目前,我们是让他熟悉赛车还有比赛中的很多细节,从而减少在漫长、且又错综复杂的比赛中出错的概率。”曾两夺环塔汽车组总冠军、在10届达喀尔拉力赛中完赛、创造了中国车手在达喀尔总排名最好成绩(13名)的周勇,这样评价梁伯。周勇现在是梁伯备战达喀尔拉力赛的综合团队的老师。   
 
(图片来源于官方摄影记者 梁振文)
近三年,梁伯一直在做着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准备,当年让儿子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是为了磨炼儿子。如今梁伯参赛,是实现自己人生的一个梦想,就像当年创办企业时那样,在每一个环节精益求精。为了更好地适应国外的比赛环境、与团队的外国技师沟通,梁伯在一年前,开始与小孙女一起学习英语。  
2017年,梁伯因为公司上市事物,错过了同期举行的环塔,但他随后参加了2017丝绸之路拉力赛。今年,参加环塔拉力赛之前,他还参加了东川泥石流拉力赛。今年下半年,他会到欧洲迎接自己全面升级的赛车,通过摩洛哥拉力赛,来检验自己,磨合赛车。2019年1月,他将奔赴南美,开启自己的首次达喀尔之旅。一切,有条不紊。
“相信不久的将来,中国人能在世界越野赛车的舞台上有一席之地。”梁伯对自己,对中国越野赛车的未来充满信心。

相关文章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