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手车队
环塔最帅摩托车手赵宏义
来源:环塔拉力赛2019-03-12
生活中,他的身上有各种标签:主持人、制片人、酒吧经理、模特、演员......   主持界最会表演,表演里最会制片,制片里最会骑摩托,骑摩托里参加拉力赛能拿冠军的一位神人,无论是面对工作或是各种挑战,他都表现得足够完美,他就是赵宏义!

如果你是个摩托车爱好者,一定对赵宏义不陌生。他除了常年征战国内的各项摩托赛事以外,还热衷于作为摩托车的“传教士”,对国内摩托车文化氛围,一直有着积极的影响。虽然如今他身上多了不少标签,但宏义始终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摩托车骑手,对于摩托车的热爱、对于比赛的梦想,从来没有停歇过。


2010年首次参加环塔拉力赛;2011年摘取摩托车组冠军;2017年,三个车手,八个后勤,赵宏义再次征战环塔拉力赛,2018年,带着他最初与最终的梦想,我们又见到了这位老朋友。。。他一直在蜕变,初心却从未改变。

摩托车危险性不言而喻,但同时却又充满了无穷的魅力,尤其中国越野拉力赛,不仅是对摩托车驾驶技巧的考验,更需要有一个良好的体能和坚强的意志力。
跟随自己内心的感觉,因为喜欢所以去努力,只要自己觉得对,就全力去做好。生活中的赵宏义也是这样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从不喜欢瞻前顾后。

谈到当年最早接触摩托车的回忆,宏义常常把“父亲”挂在嘴边,可以说是父亲对摩托车的热爱,深深影响了宏义,也是从那时候起,就和摩托车有了不解之缘。      

(小时候的宏义)
14岁就从体校进入北京摩托车队开始参加全国比赛,1998年获全国摩托车越野锦标赛个人第四名,2001年北京摩托车场地障碍赛冠军,2009年摩托车协会比赛第三名,2011环塔拉力赛摩托车组总冠军。宏义几乎把自己的全部青春都奉献给了摩托车。

“我记得我刚骑摩托车的时候,因为胆子小,总是练不好,教练说,你怎么那么笨啊。我当时还有些忿忿不平,而后来,我却连被教练说笨的机会都没有了。”
 赵宏义有一段时间对梦想的消失表现的有些不屈,他靠家人的资助参加了一些小型的摩托车比赛,九十年代末,一次比赛就要花掉2到3万块钱。赵宏毅只坚持了一段时间,就败在自己深深的愧疚里。“摩托车并不能养活我,而我觉得我很愧对我的家人。”  

有一次, 赵宏义偶然发现北京有一些业余汽车竞技赛事,一个星期一场,第一名可以拿走奖池里20%的钱。 赵宏义第一次比赛,赢了四千块的奖金,随后,第二次,第三次, 赵宏义次次都得第一,奖金拿到手软,一直到活动组委会无奈改制,规定连续三次夺得第一名的车手将被禁赛。
当时有一位和赵宏义交好的记者朋友,他看见赵宏义落寞,他说,我有一份工作,你看你愿意不愿意去。“当时电视台有一档汽车节目,缺一个试车车手。我去了,因为我觉得我可以玩车,还有人给我发工资,我还能上电视。”正是这个看起来有些简单的理由,成全了赵宏义,一直到今天。 
后来因为主持人不会开车,车手赵宏义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主持人,一直到如今自己开公司,做汽车传媒,他有了一个叫“踢车帮”的公众号,做了一档类似英国top gear的汽车节目,他给它起名叫freerider,自由骑士,他说,他心中的骑士精神就是善良,公正,追求真理,他想让更多人了解摩托车,那不是不良少年宣泄的道具,而是追逐自由最疾速的武器。 
 
就像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火,来环塔不仅仅是因为冠军梦。
骑行在赛道上的赵宏义,会有更多时间思考生活,爱情和事业。茫茫天涯,只有自己一个人逐风奔走,孤独是生命圆满的开始,赵宏毅在环塔的赛场上,磨圆了自己的菱角。他很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和朋友来一次“环塔纯玩团”,不为竞技,只为享受。  

环塔赛道上的赵宏义享受那种世界入我怀的快感,排气筒的声浪像远处生命的呼号,将那些属于他的星火流年的故事,吹到天涯海角。他并不在意伤痕累累,他将这段摩托车的梦想献给路旁的花朵,献给玻璃杯里摇晃的晶亮阳光,献给教堂的红色圆顶,献给塔克拉玛干沙丘上每一道干涩的纹理。  

2018达喀尔拉力赛,南美洲当地时间1月20日,结束了全部十四个赛段的比赛。参加摩托车组比赛的中国车手赵宏义以第 74 名完赛。 

继 2017 年之后、现年 37 岁的赵宏义今年再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所驾赛车是 KTM。在十四个赛段的比赛中,除了第九和第十二赛段外,在其余的十二个赛段中都一直表现稳定,并在第十一赛段取得了第 58 位(这个位置也是他在本届比赛中的最佳赛段名次)、令总排名从原来的第 81 跃升至第 74 名。
 “ 重要的不是得奖、而是参与。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奋斗。”     
多年之后,他也许仍然会放弃满天星光,换取一场场赛道上孤独的旅行,只因为梦想的刻刀,锋芒仍在。         

相关文章 about